新闻动态

主页 > 热点关注 > 新闻动态 >

独自莫凭栏别时容易

添加时间:2020-05-21 16:21 点击:

  傅某某辩护人伪造证据案——律师带当事人亲属冒充实习律师在看守所会见,并默认当事人亲属传递立功线索获罪

  案情简要:傅某某系郑某乙故意杀人罪一案辩护人。2001年3月,被告人郑某甲(系郑某乙之姐)、韩某甲(时系郑某乙之妻)等人为使郑某乙得到从轻处罚不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四处打探,为郑某乙制造“立功”而寻找到可供郑某乙检举揭发的他人犯罪线索。随后,在征得郑某乙辩护人被告人傅某某的同意后,韩某甲借傅某某在看守所会见郑某乙之机以扔纸条的方式将廖某某入室抢劫案情及廖某某个人信息、住处等线索传递给郑某乙。获知该犯罪线日向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检举。后韩某甲在郑某甲和被告人张某某(时系郑某甲男朋友)的陪同下随司法机关人员前往宿州市,由韩某甲指认将廖某某抓获。在案件审理期间,检察机关发现郑某乙羁押时间在廖某某实施抢劫时间之前,检举线索来源存在问题,遂对郑某乙检举线索来源的真实性进行调查。当得知检察机关在调查此事后,郑某甲、韩某甲等人又商议利用之前曾与郑某乙关押于同一监室的被告人李某甲假冒是检举线索的提供人,并让其出去躲藏,并为其提供住所、资金。之后,在征得傅某某同意后,郑某甲跟随傅某某一起到看守所会见郑某乙,让郑某乙谎称检举线索是其以前同监室的李某甲提供的。李某甲为躲避司法机关调查而长期在外躲藏。为进一步掩盖郑某乙检举线索来源真相和本案各被告人的上述行为,韩某甲、傅某某经商议后,在检察机关调查时谎称系傅某某带郑某乙的口信让韩某甲找“小强”(即廖某某)地址的,妨害司法机关对举报线索真实来源的调查。上述各被告人的行为,最终造成郑某乙被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予以从轻处罚,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案发后,被告人高某某、傅某某经电线日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了作案经过;被告人张某某于2011年11月30日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了作案经过。

  裁判结果: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傅某某等人在司法机关进行刑事诉讼过程中,为违背事实减轻郑某乙的刑事责任,为郑某乙制造检举立功而搜集、提供、传递他人犯罪线索或提供其他帮助,使本来不为郑某乙所知悉的他人犯罪线索为郑某乙掌握,导致郑某乙通过内外串通而伪造了其本人通过正常来源获取他人犯罪线索并检举揭发的立功证据,实现了重大立功,并获得从轻处罚,情节严重,七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帮助伪造证据罪。傅某某系从犯,且取得被害人谅解,免予刑事处罚。上诉后,二审维持原判。

  律师让非律师(冒充律师或实习律师)参与会见,被称为“律师会见十忌”之一,其风险可想而之,而本案律师让当事人的姐姐冒充实习律师参与会见正触犯了这一“禁忌”。本案律师因十年前的违规执业行为被定罪(免罚),可悲可叹。本案涉及一个重要理论问题——有身份者和无身份者共同实施犯罪行为该如何定罪?理论上对这一问题有不同的观点:主犯说认为,共同犯罪中发生无身份者与有身份者竞合时,不能单纯地以有身份者的身份定性,而是应该根据主犯犯罪的基本特征来决定;分别定罪说认为,无身份者与有身份者共同实施犯罪行为,应该按照非身份犯与身份犯分别定罪;实行行为说认为,应当根据实行犯实行行为的性质来决定,不以其他共同犯罪人在犯罪中可以出现分别定罪的情况,其标准在于无身份者是否利用有身份者的身份犯罪,反之,则应分别定罪。本案中,检察机关认为傅某某构成辩护人伪造证据罪,而其他被告人构成帮助伪造证据罪,采用的是分别定罪说。而法院认为被告人均构成帮助伪造证据罪,采用的是“主犯说”。

  宴某某辩护人伪造证据案——律师与民警串通向犯罪嫌疑人提供立功线索,双双获罪

  案情简要:2007年12月,罪犯王某某因涉嫌受贿罪被羁押于秭归县看守所。2008年2月23日,王某某的妻子白琳委托湖北三立律师事务所注册律师晏某某担任王某某的辨护律师并支付8000元的辩护费,同时签定《补充委托协议》,要求使王某某判处缓刑或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并于同日支付给晏某某10万元的风险代理费。为使王某某达到检举立功的条件,晏某某与到云集刑警中队民警高某某达成协议,由高某某提供立功信息材料,王某某的妻弟杨某某再支付6000元的信息费用。2008年3月17日,高某某告知晏某某其有一个立功信息并将高某某承办的,周某某1助力车被盗案件的涉案信息透露给晏某某。同月20日,晏某某到秭归县看守所会见王某某时,将上述案件信息告诉王某某,同时嘱咐王某某向秭归县看守所检举时,称该线日,王某某向秭归县看守所“检举”了周双林盗窃助力车线索。随后,秭归县看守所将该“线索”交给宜昌市公安局监管支队,并请求及时反馈情况,后案件线日晚,高某某在中队办公室填写了给秭归县看守所的《监管大队案件线日查获购买赃车人的时间改为“2008年3月27日”。2008年5月23日上午,晏某某得知高某某在宜昌市仁和医院住院输液,即电话通知杨某某携款同往探望。在晏某某的车上杨某某将准备好的6000元钱交给了晏,晏某某则在车上分给了高某某4900元信息费。案发后,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检察院以徇私枉法罪对两被告人进行追诉。

  裁判结果: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晏某某作为罪犯王某某的辩护人,在王某某案件的刑事诉讼中,从侦查阶段到审查起诉阶段,主动帮助王某某伪造立功材料的证据,其行为已构成辩护人伪造证据罪;被告人高某某应被告人晏某某的要求帮助其在刑事诉讼中伪造证据,系共犯,也构成辩护人伪造证据罪,两人分别被处以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一年。

  刑事案件进行风险代理,违法了律师执业规范,是律师执业过程中应当规避的;而为了达到收取风险代理费的目的,不惜与民警勾结,积极主动的制造、购买立功线索,并传递给犯罪嫌疑人,无疑将自己至于危险的境地。本案同样涉及“有身份者和无身份者共同实施犯罪行为该如何定罪”的问题。本案公诉机关以徇私枉法罪进行追诉,但最终法院认为两被告均构成辩护人伪造证据罪。对这一问题,本次汇集案例中有不同的判罚,可以结合起来研究。

  车某某包庇案——律师接受同案犯资金,暗示当事人不要供述同案犯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

  案情简要:2011年7月16日,凌某某(另案)指使并提供资金,由李某某(已判刑)纠集多人持刀伤害朱国瑜,致朱国瑜轻伤。2011年7月21日,李某某被刑事拘留后,凌某某与被告人车某某在茂名市金墩大厦商议,凌某某将该情况告知车某某,提出聘请车某某担任李某某的辩护人,叫车某某利用律师会见之机让李某某不要供出砍伤朱国瑜是受到凌某某的指使,使凌某某逃避法律的追究。车某某答应并表示会做李某某思想工作,通过技巧去暗示李某某。此后,凌某某多次通过现金支付费用共计人民币80000元给车某某,车某某帮助凌某某将其中的8000元用于支付给李某某在看守所的伙食费,20000元用于支付给李某某的亲属作为安抚费。2011年7月25日至2012年3月13日间,在李某某故意伤害案的侦查、起诉、审判、上诉、执行阶段,被告人车某某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多次会见李某某,通过各种方式向李某某传达凌某某很关心其和其家属,并叫李某某不要乱说话,开庭时难以回答的问题可以申请由车某某代李某某回答。通过车某某多次诱导、暗示,李某某明确表示是他找人砍伤朱国瑜,不关其他人的事,编造凌某某不参与故意伤害案的虚假供述。公诉机关以辩护人妨害作证罪进行追诉。

  裁判结果: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车某某无视国家法律,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作假证明包庇,意图使犯罪的人逃避法律追究,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上诉后,二审法院认为车某某无视国家法律,明知凌某某是李某某等人故意伤害朱国瑜一案的幕后指使犯罪嫌疑人,为使凌某某逃避法律追究,而利用其律师身份接受凌某某提供的资金担任李某某的辩护人,在多次会见李某某时积极使用暗示、利诱等方式诱导李某某作出虚假供述,掩盖凌某某涉嫌故意伤害犯罪的事实,为司法机关依法查明案件事实制造了阻碍,侵害了司法机关正常的刑事诉讼活动,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罪,维持原判。

  本案提醒律师在接受法律咨询和委托是一定要核实咨询人及委托人的身份,防止同案犯利用律师会见打听案件情况、进行串供。另外,就本案来说,公诉机关以辩护人妨害作证罪追诉,这意味着将“被告人”解释为刑法306条规定的“证人”,这种解释明显超出了立法本意(在著名的李庄案中也存在相同问题)。本案,法院最终以包庇罪定罪量刑。但这一定性也值得商榷——即使根据判决认定的事实,律师也只是“教唆”当事人不要供出同案犯的犯罪事实。而司实践中,隐瞒同案犯犯罪事实,替其顶罪的行为一般不构成包庇罪,只是认罪态度问题。被教唆行为不构成犯罪,教唆者如何能构成犯罪呢?